SeiTet.Liu

自娱自乐
混乱中立万岁

抽烟体验

 *段子

 *莫得逻辑

 *也莫得文笔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共同出任务。任务不算难,森鸥外有意磨合这两个孩子,却还不希望“钻石还没打磨出来,原石先连同里面的钻石一起碎掉”这种意外出现。


    任务结束后两人坐上森鸥外准备好的车,司机是个脸生的,刚上任,且极有眼色。看人坐上车,往后坐上一躺就立即把烟点上送到已经是储备干部的太宰面前。

    太宰治其实是不怎么抽烟的,平常有人给烟也会不着痕迹的推掉,但他这次只是端起那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接了过来看了半天,就在司机被他笑得毛骨悚然 ,冷汗浸湿了背后的衬衫时,他又恢复了那种小孩子一般甜腻的笑:“啊多谢了”,然后把燃了半天的烟放进嘴里。

   中也本来都已经眯上眼了——他最近被红叶大姐折腾的够呛——但闻见烟味儿又挣扎着向太宰那边歪了歪,用马丁靴不轻不重地踢了太宰一脚:“喂,混蛋太宰——也给我一根。”

   太宰朝他比了个手势,“诶——蛞蝓抽烟是会死掉的哦~”

    “你说什么????!!!你这个自杀狂魔还不如直接抽烟得肺癌病死你算了!”

   “抱歉我还没考虑过自杀以外的任何死亡方式呢~话说小矮人还真是缺乏对死亡的想象力啊,难怪是软体动物。”

    “你这混蛋青花鱼!”

    “咚”

    “嘭”


    世界和平。




    “掺了药的烟就不要拿出来了嘛,味儿大到顶风八百里都能闻出来。”太宰一脚把额头上开了一个洞的司机踹下去,然后转头问正在给森鸥外发讯息的中也:“中~也~你会开车吗?”

    “只开过机车,放心,会把你准确送往黄泉比良坂的。”

    “好~可怕~呢。”

    太宰看着中也费劲巴拉从车的储物箱里掏出一包烟,送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掏出一根叼在嘴里。

    “打火机——”

    “没有哦,刚刚第二根是用他给我的烟点的。”太宰耸耸肩,夹住了烟。

   “麻烦。”中也翻遍了整辆车都找不到火机,天知道那个司机是怎么把烟点上的,异能吗???       

  

    烟瘾被勾起来却找不到打火机可以列为世界上最让人暴躁的事,堪比被无聊的太宰治骚扰。中也烦躁地挠了挠头,啧了一声,然后一把拽住太宰的领子,嘴里含糊不清道:“麻烦死了,借个火。”

   太宰没反应过来,被他拉着猛地低下了头。于是,中也的烟头对上太宰嘴里的那只,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中也深吸一口,再呼出去,升起的淡蓝色烟雾立马将两个人的面容都笼罩在其中,看不太清楚,于是中也也就没看见,那个异常安静的搭档饶有趣味的盯着他看的眼神,以及鸢色眼睛里晦涩不明的光。


   他默默伸出手,在中也的腰后虚环了一下,做了个环抱的姿势,另一只手默默地把藏在了车椅缝隙中的打火机往深处又推了推。




    当然后来因为某人的告密行为,中也被知道了自己偷偷抽烟且处于暴躁期的红叶大姐追着打就都是后话了。


*脑内捏造

*ooc




“老王这几年越发疯了。”张楚岚嘬了一口酒,30岁的老男人显得絮絮叨叨的,“宝儿姐你是没见到他那股疯劲儿,谁都不能在他眼前提老青,谁提就糊谁一脸土河车,连个商量都不打。”

他拿起瓶子又倒了一杯底儿,然后给对面的杯子满上,“先前我们都觉得他是半仙儿,是王大师,谁都没他门儿清,结果……咳!!!”他咳了几声,摆了摆手,“结果就他走不出去!你说说,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有本事,有本事就去那边儿找他啊。”

他擤了把鼻涕,从兜里掏出纸抹了抹,“但实际上啊……我才是没胆儿的那个啊,我门儿清得很……宝儿姐,我才是没出息的那个……你看,我才喝了两个杯底儿……”他感觉眼前模糊得很,于是用手用力地搓了搓脸,直搓的脸火辣辣的。

“得了,明天还得去收拾场子,麻烦死了,宝儿姐你先喝着,我回去了……”他把那满一杯的白酒倒到了面前的墓碑前,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往黑暗中走去。

舟中

他和王耀坐在山坡上,周围被竹林包围着。

黎明时候没有风,周围是霜般的凝寂。这是一天之中气温最低的时候,他俩冻得嘴唇发抖,只得一人拿出一支烟点燃。

王耀显然是有些怕冷的,烟叼在嘴里颤颤巍巍地要掉不掉。

亚瑟就静静地看着那个笼罩在淡蓝烟雾里的男人。在烟雾与光线下,王耀美得就像是这杭州一切美好的事物。

仿佛是被过低的温度冻坏了感官与脑子,亚瑟抽掉那人嘴里的烟,看着他木木地转过头来。

然后,亚瑟向王耀靠近,颤抖地贴上了对面那人的带着烟味的冰冷嘴唇。

四下一片寂静。

王耀并没有躲,也没有推开他大呼小叫,只是睁着眼盯了他几秒后阖上了眸子。

亚瑟未曾深入,只是单纯地将唇印在了王耀的唇上,似乎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朋友之间的告别。

那些颤抖着,冰冷着,隐秘着的情绪。

只有他知道,或许王耀也知道,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等他们分开之后,太阳已经升起了大半个。金红色的光芒给予天地间以温暖。

他开始不由自主的怀念那份深入骨髓的冰冷。

等他们回到舟中后春燕也起来了,女人手里拿了个装着面包的袋子,面容稍有倦意却还是温婉的笑着,说这是她用烤箱烤的,留在让亚瑟路上吃。

他盯着手里蓬松的面包出神。

是的,王春燕是个好妻子。对,是个好妻子。

他痛苦又释然地闭上了眼睛。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去舟中。我想我不会再去了。”

在高铁上,他的博客显示有一条新回复,他点开:

“是的,最后一次了。”

ID显示的是“酿春”。
————————————————————————————

•旅中美食博主亚瑟×已婚私房厨师王耀

•两个人都动心了。

•两个人都很理性。

•老王很爱自己的妻子。

•燕子很无辜。

•“酿春”是老王的ID,当初撩人英国boy用的就是这个ID,只是亚瑟傻,没联系起来而已。

•点到即止最是温柔。

•这个片段是最后的结局了。

【梗题】亡国三十题

光学传染病:

集句向梗题,欢迎抱走。


——————————————————


1.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
2.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3.长安父老,新亭风景
4.只愁又踏河关路,荆棘铜驼使我悲
5.碧云犹叠旧河山,月痕休到深深处
6.江南江北旧家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7.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鬓堆鸦
8.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9.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端正
10.抱铜仙、清泪如水
11.又西泠残笛,低送数声春怨
12.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13.一夜寒生关塞,万里云埋陵阙
14.乱鸦啼后,归兴浓如酒
15.青灯永夜,时一展卷
16.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17.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
18.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
19.今不见,但山川满目泪沾衣
20.天地跼蹐日月促,气如长虹葬鱼腹
21.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
22.独倚栏杆何所怨,乾坤望处总悠悠
23.惭将赤手分三席,拟为丹心借一枝
24.日暮途远,人间何世
25.关山则风月凄怆,陇水则肝肠断绝
26.终无千月命,安用九丹金
27.死生契阔,不可问天
28.天道如何,吞恨者多
29.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30.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

英语课困死,下课后翻书发现神志不清时出现的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蓝孩你别对我笑了,上次温润的友人A喂的土还没消化吧——”(被土河车

tag私心也青

买爆

无毛老精阿满:

❤❤❤

Lon:

■一个初宣,现在哪也不能买(×)
■网上4月末预售开始,开一个月,发货大概是5月末,死不二刷不卖没缘分的。
价格大概50多吧…赠品预售前五十有,别的没有,大概就是明信片之类的,场贩掉落乱七八糟无料。
■所以还是cp首发,只有d1有,摊位自带橘子瓜子,卖不卖周边主要看窗不窗。不收投喂,我穿旗袍翘二郎腿和jio、鱼老师在线算风水(???被故宫课设弄疯了吧我)

■以下超长碎碎念
四时春夏秋,也青无冬。大概是以古近现写春夏秋的一本合志,时间线做线索。
■昨天还在大义凛然地说:我把呸的立牌麦的挂件,一堆乱七八糟吧唧还有无料本放一起宣一次,意思意思不许转发有缘者见得了。
今天第三位催我一宣的老铁就说了句:发宣是为了防窗啊。我幡然醒悟,一拍手你下午就去做宣图。
下次直接是所有东西的预售,不再特别说这个本了。
■都是清水,非常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定底线8k字我只写了4k(×)写春写少年,用文笔诠释什么被狼撵了,实力拉一哈后腿

■2月狂拒g并让亲友恭贺新春去,别来烦我,3月发现送g的是单数,强迫症就拽人g了9p漫画…
良心麦老师插图还画了9p漫,四舍五入凑出了个文漫合志(×)。

■终于碎碎念完了,感恩也青让我遇到你们
主催:lon @Lon
封面:辰呸呸 @不知其所然
题字:夏纥 @他见河川。
封设:合真 @与道合真。
文手:无毛老满 @无毛老精阿满 、lon、椒盐咸鱼 @椒盐咸鱼
画手:辰呸呸、麦辣辣 @麦口那不放辣 、tccc @tccc
校对:啪 @下糖两茶匙
g图 :快落 @快落 、木乃鱼 @木乃鱼 、烨霜 @烨家霜子
g漫  : 合真

有了板子就想浪,但是浪完之后就想骂自己画的是什么玩意儿